<small id="at50w"></small>
<progress id="at50w"><sup id="at50w"><rp id="at50w"></rp></sup></progress>
  • <span id="at50w"><blockquote id="at50w"></blockquote></span>

  • <acronym id="at50w"><blockquote id="at50w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

    武漢課件制作公司

    主頁 > 行業新聞 >

    《末路狂奔》flash動畫制作分鏡頭

    作者:admin 時間:2021-03-20 14:04
    5-2《致命逆向》(共18秒)
    畫面 時長(秒) 解說詞
    鏡頭1(全景,車外):凌晨,國道上,行駛著一輛小汽車。 3 2016年5月21日凌晨4:30,岳某開車行駛至在國道318上,他一心想著盡快找老板拿完工錢后,回家與未婚妻小芳團聚。
    鏡頭2(中景,車內):行駛的車內,司機一邊開車,一邊和未婚妻打電話,有說有笑。 5
    鏡頭3(中景,車外):公路上,少量車輛行駛,小汽車掉頭駛入對向車道。 5 當發現路上車輛比較少時,岳某毫不猶豫地直接掉頭逆行,結果與正常行駛的車輛迎面相撞,最終造成被撞車上的6人全部死亡。
    鏡頭4(中景,航拍俯視視角):駛入對向車道后,小汽車與另一小汽車迎面相撞。 5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5-3《血色紅燈》(共20秒)
    畫面 時長(秒) 解說詞
    鏡頭1(全景):晚上,公路上,一人騎摩托車行駛。 5 2017年9月13日晚上10:20,剛下晚班的查某像往常一樣騎摩托車回家。此時,因為家里電卡欠費,妻子已經打來了無數次電話催促。
    鏡頭2(中景):摩托車司機一邊騎車,一邊打電話。 3
    鏡頭3(近景):手握摩托車油門,不斷加速。 3 工作了一天的查某,早就疲憊不堪了,但為了能早點回家,把摩托車開到了60碼。
    鏡頭4(特寫):儀表盤上車速不斷提高,達到60公里。 3
    鏡頭5(中景):路口,紅綠燈由綠變成紅, 3 在水上廣場紅綠燈路口時,查某并沒有注意到頭頂上的紅綠燈已變成了紅色,直接加油沖過去,徑直撞上了正在過斑馬線的拉某。
    鏡頭5(中景):摩托車快速沖過,撞倒正在過斑馬線的一名行人。 3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5-4《死亡醉駕》(共12秒)
    畫面 時長(秒) 解說詞
     
     
    鏡頭1(全景):KTV門口,一群人上車,汽車駛出。
     
    3 2016年12月24日,張某在KTV慶祝生日,與朋友們喝得不省人事。從KTV出來后,一行人依然決定開車回家。
    鏡頭2(中景,車內):紅著臉的司機,精神恍惚地開車。 2 伴隨著車內高亢的音樂,張某的車速一路飆升,行駛到明圣大酒店附近時,張某的車直接將斑馬線上的尼某撞飛,尼某當場死亡。
    鏡頭3(近景,車外):車輪行駛速度不斷加快。 2
    鏡頭4(中景,車外):汽車撞倒一名過馬路的行人(鏡頭從駛入斑馬線的汽車拉開。) 5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5-5《隱形殺手》(共20秒)
    畫面 時長(秒) 解說詞
    鏡頭1(全景,車外):一輛小汽車行駛在公路上。 3 2016年8月11日,黃某開車帶妻子和兒女到昌都旅游,妻子坐在副駕駛座位,兩個孩子坐在后排,一家人其樂融融。
    鏡頭2(中景,車外):車內,一家四口有說有笑。 3
    鏡頭3(中景,車內,司機視角):汽車快速行駛。 2 晚上8:40,在距離昌都城區不遠的地方,黃某迫不及待地想給父親報個平安。他知道開車接電話是極其危險的,就將電話遞給兒子,
    鏡頭4(近景,車內):司機左手握住方向盤,右手拿起手機,遞給坐在后排的兒子。 3
    鏡頭5(特寫,車內):司機左手向右帶動方向盤。 2 就在黃某轉身的一剎那,左手不經意帶動了方向盤,車輛突然失控,迅速向右側發生偏移,最后沖出防護擋墻,墜下24米高的山崖。
    鏡頭6(中景,車外):車輛在公路上搖晃前行,撞上右側防護擋墻,沖出擋墻,墜下山崖。 4
    鏡頭7(特寫,車內):兒子頭部撞上氧氣罐,血流不止。 3 兒子頭部直接撞擊到車上的氧氣罐,當場身亡。
     
    女浴室里赤裸裸洗澡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